<video id="0ifyp"></video>
    1. <rt id="0ifyp"><meter id="0ifyp"></meter></rt>
      <rt id="0ifyp"><nav id="0ifyp"><button id="0ifyp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    <tt id="0ifyp"></tt>
    2. <cite id="0ifyp"></cite>
        <rp id="0ifyp"><meter id="0ifyp"><strike id="0ifyp"></strike></meter></rp>

        一個篾匠的特工生活

          文∣童衛東 傅盈

          1945年春節,浙江省浦江縣肇峰山下。像山水畫卷般美麗的上童山村,雖然被日軍封鎖、物資緊缺,春節的氣息仍然緊緊環繞。青年童純甫,自幼隨家人學習篾匠手藝,對制作各種篾具樣樣精通,深受鄉民喜愛。

          誤入軍營

          春節剛過,童純甫在親戚介紹下,來到安徽省寧國縣獅橋鄉陰山村,做篾匠活。

          一天早晨,親戚為童純甫準備了幾個玉米餅作干糧。他包了篾刀、篾鐵、刮刀等幾件常用工具,帶上粗細兩把鋸子,與徒弟吳始倉一同出門了。

          師徒倆向東走了20余里,剛翻過一個小山坡,突然傳來一聲大喝:“不許動,舉起手來!”

          師徒倆嚇得魂飛魄散。只見樹叢里躍出兩個軍人,手持步槍,身穿土灰衣。

          童純甫半洋半土的話語中夾帶著濃重的浦江口音,兩個軍人根本聽不懂。他們把子彈上膛對準師徒,奪過包裹開始檢查。搜身無果,只好將兩人押到隊部。

          “指導員,我們抓了兩個疑犯,說話很像日本人。”原來浦江方言每個音節的重音相同,一連串的音節在發音時如節拍器一樣,與日語很相似,師徒倆就這樣被當作“鬼子”抓了起來。

          指導員叫師徒進來,問明情況,又派人前往調查。第二天,指導員很抱歉地說:“兩位師傅對不起,日軍常有化裝偵察的特工,你們的話不好聽懂,還以為是‘鬼子’呢。你們找活干現在就有,幫炊事班打兩個菜籃子,再做個蒸籠。”

          就這樣,師徒二人就在新四軍皖南游擊隊營地留了下來。他們發現這支部隊官兵平等、紀律嚴明,對老百姓秋毫無犯,深受擁護。

          端午節前一天,通信員通知師徒到隊部去領工錢,二人喜出望外,指導員還專門找來一位會講浦江話的士兵做翻譯。

          指導員了解童純甫家境后說:“咱們共產黨隊伍里大多是貧苦農民出身,愿意的話就留下來吧!后勤十分需要你們。”

          這時的新四軍皖南游擊隊轉戰各地,從被動應戰到主動出擊,反掃蕩、拔據點、反搶糧、打鬼子,已經小有名氣。

          童純甫和吳始倉就這樣加入了新四軍。指導員在本子上記錄下兩人姓名、籍貫、地址,宣布了一些部隊紀律。這天也是師徒倆最快樂最興奮的一天。

          從5月到8月,前線傷員多了起來,師徒倆有時幫炊事班干活,有時幫醫療隊工作,整天忙忙碌碌。由于沒參加過正規的軍事訓練,炊事班長只教了他們一些基本射擊知識。

          1945年8月15日,日軍宣布無條件投降,同年9月19日,中共中央確定了“向北發展、向南防御”的戰略方針,皖南部隊北撤。師徒二人雖為非戰斗人員,組織考慮其有一技之長,安排回原籍擔任秘密情報員。指導員給童純甫一封介紹信和5塊大洋,又特別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,他從此開始了新的征程。

          情報收集

          回到家鄉后的一天晚上,舅舅黃鳳麟來了。舅舅此時已參加了共產黨領導的金蕭支隊,見童純甫有意躲避這段參軍經歷,對外甥的保密工作非常滿意。

          晚飯后,舅舅把自己新四軍的證件拿給童純甫看,同時作為上級向童純甫安排了具體任務,并再三強調只有他是直接聯系人。

          從此,童純甫在舅舅的領導下加入了浙東人民解放軍金蕭支隊,繼續秘密做情報收集工作。

          為了更好地完成任務,童純甫經常把收集到的情報寫到紙條上,藏在已經完工的菜籃、飯籃、火囪底下,在底部把紙條團好,用篾片封好,讓徒弟送到目的地。

          單線聯系是地下情報工作的特別需要,不該問的不問,不該說的更不能說,童純甫牢記心頭。

          上下線找童純甫聯系,也是以找他做篾工活為由。有情報交他,他們就帶上一個破篾具,請童純甫修補,其實里面夾帶著情報。有一次,黃鳳麟特意壓斷了涼席一角,請他幫忙,一份文件就卷在涼席里面。

          童純甫還做了幾處暗盒,將情報藏在里面。有時用篾匠專用圍裙包上幾件常用工具,如:篾刀刀口上加一個用竹節做的刀扣,里面可放字條;刮刀加上一付竹制刀扣也可放字條;鋸子兩頭用竹節做成,用雕刀做上“機關”。

          當時蘭溪梅江地區屬浦江縣管轄,墩頭、橫溪兩鎮都有國民黨警察所,橫溪墩頭之間的宋宅附近有個村叫田畈周,是國民黨203師師長金式的老家。

          上級考慮到童純甫會講橫溪話,安排他到那一帶去攬活,盡量靠近國民黨要員。田畈周就這樣成了他的常住地,與金式父親更是打得火熱,晚上常住他家。時間久了,他從金式父親口中獲取不少有價值的情報。

          有一次,童純甫無意中獲取浙保五團近期要“清剿”金蕭支隊的情報,馬上向領導作了匯報。情報為肇峰山戰斗的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,這場戰斗共斃傷國民黨中隊長以下官兵50余人,俘虜5人,繳獲一批彈藥物資。

          年關遇險

          1949年1月,由于叛徒黃胖告密,國民黨浦江縣自衛隊開始抓捕童純甫。

          農歷十二月廿九清晨,童純甫之妻吳毛奶正呵護周歲女兒童槐英睡覺,突然聽到敲門聲。四歲的領養女兒月英連忙爬上小柜頂,往窗外看了一下,說:“外面來了一大群人,都穿著黃衣服。”

          吳毛奶吩咐月英照看妹妹,自己穿好衣服下樓開門。兩個國民黨兵用槍指著她,另外兩個沖到樓上。找不到人就拷問吳毛奶:“快說,你男人去哪了?”

          “他去東家做生意了,好長時間沒回來過了。”

          “那就帶你去頂替!”

          兩個人一個在前面拖,一個在后面推,把她拉到上漁塘出水口處,后面那個兵已經子彈上膛。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,帶隊的國民黨軍官覺得拖著個女人影響不好。就變了個面孔說:“現在放你回去,但是你男人回家后要告訴他,到城里自衛隊去一趟,有件事問問他,講清楚了馬上可以回來。”

          童純甫除夕當天天黑才回家,吳毛奶這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共產黨。

          第二天天還沒亮,童純甫給家中留下生活費,含淚離開溫暖的家。他知道,這是黎明前的黑暗,浦江很快就要解放了。

          后來,童純甫隨金蕭支隊一直在浦江、蘭溪一帶山區活動。1949年5月11日,浦江縣解放,他被編入浦江縣前吳區中隊,多次參加戰斗,為民族解放做出突出貢獻。

          1953年復員后,童純甫被安置在花橋篾業社工作,多年以做篾匠為生,直至2001年病逝,傳奇一生劃上句號。


        老司机电影院福利视频高清-在线国产日韩欧美另类-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