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video id="0ifyp"></video>
    1. <rt id="0ifyp"><meter id="0ifyp"></meter></rt>
      <rt id="0ifyp"><nav id="0ifyp"><button id="0ifyp"></button></nav></rt>
      <tt id="0ifyp"></tt>
    2. <cite id="0ifyp"></cite>
        <rp id="0ifyp"><meter id="0ifyp"><strike id="0ifyp"></strike></meter></rp>

        湛湛長江去 拳拳丹心留——追記湖北省軍區咸寧軍分區原副司令員唐光友

          他的黨齡和共和國同齡,他從戰火與硝煙中走來,為黨和人民的革命事業奮斗了一生。離休后,他連一雙像樣的鞋子也舍不得買,臨終前還穿著自己編制的草鞋。可他卻捐出了所有的家底,連自己的遺體也沒有留,只留下一片丹心。

          他叫唐光友,今年94歲,是湖北省軍區咸寧軍分區原副司令員。

          2月23日,這位老人走完了他的一生。去世前,他為抗擊疫情捐出了最后一筆11800元存款。為了支持抗疫,他把醫療資源留給更需要的人,堅決不去醫院住院……

        01.jpg

        老兵楷模唐光友。(黃顯春 攝)


        湛湛長江去  拳拳丹心留

        ——追記湖北省軍區咸寧軍分區原副司令員唐光友

          這是一次不同尋常的采訪。

          受領任務時,唐光友已去世半個月。他生前所在的湖北咸寧仍被新冠肺炎籠罩,城市封閉,交通不便。采訪只能通過遠程視頻進行。

          于是,透過視頻鏡頭,記者看到了唐光友老人的家:黑白照片一樣的屋子,廢品收購店也難以見到的家具,打著補丁的被子,五花大綁的老花鏡……

        最后一筆捐款

          視頻中的咸寧干休所政治協理員李磊,1.86米的個頭,威武的軍裝,一股軍人風范。提起唐光友最后捐出的那筆錢,他的眼圈立即紅了。

          “兩個月前,唐老出現急性心衰、腦梗死、全身浮腫等狀況,春節后病情不斷加重,一直處于半昏迷半清醒狀態。都這樣了,他還是牽掛著新冠肺炎疫情,執拗地要為抗疫一線的白衣天使捐錢。

          “2月16日晚上,唐老清醒了一下,就想當天夜里把錢拿到干休所來,讓我們第二天捐出去。老伴梁宏玉阿姨攔下了,她說大家都休息了,明天一早再捐吧。第二天中午,我把11800元捐款轉賬的截圖打開,遞到唐老面前,趴在他耳邊說,‘唐副司令,你的捐款已經成功了!’唐老欠了欠身子,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。

          “7天后的23日晚上,唐老安祥地走了。按照老人生前遺愿,遺體當晚就捐給咸寧紅十字會。就這樣,連一根草也沒有給家里留下……”

          李磊將干休所一份特別檔案錄下來,發給記者,里面記載著唐光友的捐款情況:

          1981年,聽說國家出現財政赤字,他拿出全部積蓄和給女兒辦婚事的錢湊成1000元捐獻。不料錢被退回,他就認購了1000元國庫券,是當年咸寧個人認購國庫券的第一人、第一多。

          2008年汶川地震,捐3000元,交特殊黨費3000元;2012年,交特殊黨費10萬元;2017年,捐款10萬元,同時出資30萬元成立“唐光友關愛救助基金”,幫助孤寡老人和困難兒童;2018年10月,捐款10萬元;2019年國慶節,捐款30萬元……

          “這僅僅是我們干休所掌握的一部分,算起來有110多萬元。更多時候,唐老悄悄地捐給了個人,捐給了學校、福利院,我們不知道。有些是因為人家找上門來,向干休所反映,我們才了解情況。”

          記者請李磊提供一個準確的數字,他連連搖頭,再三聲明:“這些年,唐老捐出了自己所能捐的一切,這個數字只是組織掌握的一部分,代表不了唐老捐獻的所有。”

        02.jpg

        唐光友所獲的榮譽證書。

        把床位留給更需要的人

          唐光友老伴梁宏玉今年89歲,在屋里還穿著厚厚的粗布棉衣。視頻中,她一頭銀色白發,雪染一樣。

          起初,梁宏玉堅決不接受采訪。記者找了很多人,都未能說服她。最終,她只答應通過手機視頻,讓記者看看唐老留下的東西。

          最想見到的是100元錢,梁宏玉果然沒有舍得花——這是老伴留下的唯一念想。

          “老唐1萬元的工資,2000元的慰問金,因為過年,他給了我和在家照顧他的女兒每人100元,剩下的11800元全部捐出去了。”夫妻相伴69年,唐光友做出的任何抉擇,在她看來都是那么司空見慣。

          兩個月前,唐光友住進中部戰區總醫院。病情有所好轉,老人迫不及待想出院。“醫生不允許,但他硬是讓女兒女婿送回家。”梁宏玉平靜地說。

          春節過后,唐光友的病情仍不斷加重,多次出現器官衰竭,搶救了很多次,干休所的醫護人員建議他住院。為了不給防控工作增加麻煩,他果斷拒絕:“不要搶救,也不要去醫院!”

          1月21日上午,咸寧市委書記孟祥偉看望慰問唐光友,得知他不愿住院治療后,很著急。當天下午,中共咸寧市委和咸寧軍分區又去做唐老的工作,唐老還是沒同意,他說:“現在新冠肺炎患者這么多,不能浪費一線的醫療資源,要把床位留給更需要的人。”

          知道他一生最聽黨的話,孟書記便通過組織的形式,以中共咸寧市委和咸寧軍分區的名義聯合下發《關于要求唐光友同志服從命令配合治療的決定》,但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違背了組織決定。

          2月23日晚上,他在家中溘然長逝。床前是他生前自己編織的草鞋。

          唐光友,一位在物質生活上把自己壓榨到最低點,卻把奉獻的能量釋放到最高位的老黨員。他用平凡而光輝的一生,詮釋了一名共產黨員的人性光輝和黨性修養!

        陽臺升起五星紅旗

          唐光友家的陽臺上,有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,在春風中獵獵飄揚。

          從四年前搬到這里開始,這面國旗升升降降,從未停歇。每個清晨,伴隨著咸寧干休所嘹亮的軍號響起,在這個陽臺上,五星紅旗迎著朝陽冉冉升起,成為整個干休所一道亮麗的風景。

          唐光友站直身子,莊嚴敬禮,激昂歌唱。很多老人聽到后,也肅立于各自家中,表達敬意。

          如今,斯人已去,只有一面國旗獨自守候。

          唐老63歲的女兒唐建輝,已經白發染鬢。她告訴記者,父親最后一次升起國旗,是今年春節。那時候,他已經病得很重,陽臺上風很大,母親怕他著涼,不讓他去。但他說:“我這一生是黨和人民給的,一輩子報答不完恩情。現在我已經不能為黨貢獻力量了,只有看著國旗,心里才安寧。”

          梁宏玉不再阻擋。她明白,這是他的初心。

          1926年,唐光友出生于丹江口市一戶佃農家庭。家中9口人,父親和兩個兄長慘遭兵匪殺害,母親帶著孩子們在生死線上苦熬。他7歲干農活,受盡人間苦難。1948年,他參加解放軍,從此獲得新生。

          剿匪,與死亡擦肩而過;襄陽發生水災,他沖進咆哮的洪水搶救群眾;生產隊倉庫失火,他帶頭沖進火海,倒塌的屋梁險些要了他的命……

          一名年輕戰士的精神內核,悄然發生改變。從襄陽到鄖陽,從陽新到咸寧,唐光友工作多次調動,他走一路,好事做一路。每到一地,他都把駐地五保老人當親人照顧,幾十年來,先后資助過近百戶貧困群眾,為7位孤寡老人養老送終。

          咸寧市社會福利院院長張開平在干休所當了四年司機班班長。令他意外的是,他沒有給唐光友出過一次車。“按照他的級別,完全可以派車,但他怕費油,堅持‘能給國家省一分是一分’,出門都是步行。”

          “我當福利院院長不久,唐老拉著一大車印花被子來了,福利院30多位老人,一人一床。您知道嗎?唐老自己睡覺的被子,還打著補丁……”電話里,35歲的男人泣不成聲。

          1985年,唐光友因病離休。他擔心自己時日不多,暗暗下定決心:有一份光發一份熱,一輩子走正道,一步也不能歪!

          他和老干部發起成立“關心教育下一代委員會”,先后擔任市實驗小學、溫泉中學等8所中小學校外輔導員,作革命傳統報告數百場。

          他組織學生開展“讀好書、做好事、幫他人”活動,為學生購買健康書籍。

          他帶領十幾個學雷鋒小組,長期利用節假日無私奉獻,上街打掃衛生,到車站義務值勤,為災區人民和殘疾人募捐…… 

        把遺體獻給醫學事業

          唐光友家的陽臺不大,卻別具一格。除了國旗,還有一個單杠,下面垂著秋千。既可以鍛煉臂力,也可以借勢壓腿,還可以坐下來休閑。愛國、鍛煉,唐老最上心的兩件事,都可以在這里完成。

        03.jpg

        唐光友在家自制簡易秋千鍛煉身體。

          這些年,他練氣功、長跑、冬泳……還獲得了市直長跑比賽老年組冠軍。

          1985年,是唐光友的人生轉折點。他被確診為食道癌。醫生斷定活不過3年。唐光友不信這個邪,用意志和癌癥斗爭,到今年已經整整35年,病魔被他打敗。專家說,他創造了同類病例生存的奇跡。

          這段生命經歷之后,唐光友萌生了捐獻遺體的想法。“請醫學專家將來把我解剖進行研究,看對病癥患者有沒有作用。”“如果癌癥患者都能多活十年八年,那該多好呀!”

          2013年,唐光友提出申請,并在紅十字會人體器官捐獻志愿書上簽字,成為咸寧最年長捐遺志愿者。他在留言中寫道:“我這一生,是黨和人民給的。活著,為黨和人民做得還太少,心里很不安;死了,要把遺體獻給醫學事業。”

          記者問唐建輝:“爸爸疼你嗎?”

          “疼!”她說,“那種疼,別人感知不到。只有做女兒的能夠體會。”

          唐光友很怕浪費醫療資源,他住過最長時間的醫院,是21天。病重時,唐建輝要把他抱起來,他一把將女兒推開:“你腰不好,累壞了是一輩子的事。”

          “可是他沒有幫一點忙,甚至沒有給你和哥哥弟弟留下一分錢財產。”記者說。

          “我們全家都支持他的做法。”唐建輝說,查出癌癥后,他擔心身體影響工作,決定提前從軍分區副司令員崗位上退下來。有人勸他:“在職和不在職差別大得很,你孩子還沒有就業呢!”他說:“我身體不好,不退下來會影響工作;子女的前途要靠他們自己。”

          子女們都不在身邊,省軍區準備讓唐光友到武漢休養,把女兒調到他身邊。他又謝絕了:“不能因為我是模范就搞特殊。武漢不進,女兒不調。”他給家人約法三章:私事不準用公家車;用藥不準超標準;生活上不準向組織提任何要求。

          最終,唐建輝生活在武漢,兩個兒子生活在宜昌,只有唐光友和老伴生活在咸寧。

        樸素的家,濃烈的愛

          鄧哲旭是唐光友的重外孫,7歲,小學二年級,頑皮,卻給記者幫了大忙——他拿著手機滿屋亂跑,四處錄相。

          老式書桌上放著一架老花鏡,已經用了20年,鏡腿壞了,用布纏起來,層層疊疊像只螃蟹;皮革沙發的正中間裂成一個大大的“八”字,梁宏玉縫了縫,還是露著白白的海綿;窄小的床,磨光了漆面的木頭裸露在外面,斑駁一片;電扇在前年罷了工,女兒看不過去,給家里裝了空調;飯桌是1968年單位分的一棵樺樹,唐光友自己打造的,表面像被羊啃過,只好加了一個罩;冰箱,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買的,看不出牌子,也無人能想起時間;搬新家后,老夫妻倆去買電視,張嘴就要21寸的,服務員驚訝地說:“老人家呀,你們這個年齡,這么小的電視看不清啊。” ……

        04.jpg

        唐光友生前用舊的老花鏡。

          有一天,受唐光友資助的3名貧困生都考上重點大學,他們和父母專程趕到咸寧報喜。看到唐光友身上穿著洗得發白的舊軍裝,看到家里連一件像樣的電器也沒有,看到老人中午吃剩的一點飯菜還要留著晚上吃,他們都落淚了。

          家是樸素的,愛卻是濃烈的。

          唐光友的工資,全部捐獻。全家的開支,就靠老伴每月2700元退休金。他們從不在外面吃飯,一日三餐全由梁宏玉主廚。知道他最愛吃瘦肉餅子,梁宏玉三天兩頭做,但只做一塊。唐光友舍不得全吃下,用筷子夾開,一人一半。

        05.jpg

        唐光友堅持樸素的生活,這是與妻子在縫補衣被。

          唐光友在學習筆記中寫道:“黨和人民給了我一切,我又把一切獻給了黨和人民。雖然奮斗一生,沒有萬貫家產,可我并不感到遺憾,反而覺得精神充實,無上榮光!”

          這是唐光友的心聲,也是一位老軍人的情懷和追求,更是一位共產黨人的畢生信仰和高尚情操。


          鏈接

          唐光友1985年離休,此后一直熱心公益,從工資和積蓄里省出錢來向災區和社會捐款。2017年,還出資成立了“唐光友關愛救助基金”,用于幫助孤寡老人和困難兒童。據咸寧干休所統計,唐光友老人僅離休以后的歷年捐款超過110萬元。

          唐光友一生勤儉,生活樸素。他嚴格自律,身患絕癥仍不忘跟家人約法三章:不得公車私用、不得超標用藥、不得向組織要待遇……

          唐光友先后20多次立功受獎,在職期間多次評為學雷鋒先進個人,是全省、全軍著名的老模范之一。1984年,唐光友被國家民政部、解放軍原總政治部授予“人民公仆、老兵楷模”榮譽稱號;2019年國慶前夕,榮獲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紀念章。

          (作者:《中國退役軍人》雜志記者呂高排)


        老司机电影院福利视频高清-在线国产日韩欧美另类-五月丁香六月综合缴情图片